今天是
首页 > 新闻网 > 综合新闻

战“疫”有我|在境外输入防疫战线上,这位退役军人教师圆满完成10天任务

信息来源:北京市团校培训处作者:牛奔发布时间:2020-04-01  浏览次数:
    经过全国上下众志成城的艰苦努力,以武汉为主战场的全国本土疫情传播已基本阻断。“外防输入,内防反弹”成为当前疫情防控工作的重点。首都机场作为重要的国际航空枢纽,成为境外疫情阻击战的最前线。为此,北京市防控办社区工作组紧急向有关单位召集更多的支持力量参与入境防疫工作。
    北京青年政治学院作为成员单位接受了这项光荣而艰巨的使命。“派谁去?”在开会研究人选之时,北京市团校的高峰老师第一时间英勇请战。3月21日,高峰代表北青政500多名教职工出征,奔赴“北京市防控办社区工作组九华山庄集散点”,投入到紧张的首都机场入境人员检疫分流工作中。 

▲北京市防控办社区工作组九华山庄集散点
 
我是老党员,我上!
    这项首都机场入境人员检疫分流工作要求7*24小时持续在岗,要坚守到战役胜利,结束后还要自我隔离14天。工作对象是境外回京人员,随时随地会和病毒有遭遇战,具有很大的风险挑战。
    团市委一再强调必须要选派政治素质高,能吃苦能战斗的党员同志来保卫国门一线,这是重大的政治任务。对此,27年党龄的高峰只说了一句简短的不能再简短的话:“我上!”
    3月21日起,高峰抽调参加九华山庄集散点入境人员转运工作。他主要负责协助相关部门做好入境进京人员的登记、分流转工作,每日实行三班倒,每班8小时。21日当天进入转运工作区后,他主动跟随相关工作人员,熟悉工作流程、迅速进入工作状态。
    通过对前两天工作的观察,高峰归纳集散点中转人员领签交接环节,同时发现了影响交接工作效率的细节问题,并提出改进建议。在之后的工作中,他注意针对这些问题提前做工作,以提高转运领签效率。

    作为一线直接接触被转运人员的工作人员,高峰在个人防护方面是按照新冠肺炎定点医院一线医务人员的标准来要求的。
    防护服、N95口罩、护目镜、一次性医用手套、靴套,想要进入集散点转运工作区的人员,必须按要求穿戴好这些全套防护用品后,全身没有任何暴露,才能进入。

    谈起这段日子的感受,高峰坦言,防护服很轻,它主要的不便在于:操作电脑、手机等电子设备,也都不如平时利索,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工作效率;防护服是一次性的,属于消耗品,一人一天就一套防护用品,脱下来就变成医疗废物,防护服穿脱还比较麻烦,所以大家为了提高工作效率,穿防护服之前都少喝水,穿上之后尽量避免去卫生间;因为不透气,使得听力相对受限、视线相对模糊、说话要比平常多用气息,同时还会闷一身水气,呼吸也相对困难一些,体力消耗很大,另外工作一段时间后,护目镜会起雾滴水,戴着医用手套的双手也会因为排不出去的汗而泡得起皱。
    入境防疫工作,困难重重,但高峰对这份工作的热爱一如既往。他说:“我爱上了这身装扮,酷酷的,不是吗?”

 
我是入境防疫工作人员,我把关!
    转运领签和咨询过程中,面对被转运人员提出的各种问题,高峰都会尽可能地向他们提供更多信息,解释转运流程,解释防疫政策规定。
    一天当中,一个班次当中,有些问题可能会被反复问到。高峰总会提醒自己,即便如此也要保持积极的沟通状态,不能丝毫表现出不耐烦。即使有些人提出的问题明显不合理,也不能用“这事儿我们不管”这样的生硬话语搪塞,一定要做到耐心解答,说有温度的话。有的人员因为长期在境外生活,对国内中转、行李托运提取、交通换乘不熟悉,高峰总会耐心细致地向他们解释,帮他们查找、给他们出主意想办法;有的人员因为没有境内的电话卡,而沟通交流不畅,高峰会主动联系相关省区市转运工作人员,或者他们的家人朋友,或者直接把自己的手机借给他们用;有的人员需要更改中转去向,高峰会主动了解情况、解释政策,及时反馈其诉求;看到每一波次从两家医院转来的入境人员,高峰总会注意观察其中是否有患病、怀孕、带小孩的人员,或者没有父母陪同的未成年人,及时给予他们更多的关注和指导 。

 
入境防疫工作日志
    3月25日下午,一位持有外国护照的未成年小留学生,到达中转大厅后,来到咨询处,要求更改中转方向,从原来的朝阳区改为去顺义区。孩子会说粤语,也可以说不标准的汉语普通话,但是不会写也不认识汉字。我们问他的基本情况后,又联系了他的妈妈(在顺义区有住房),通过社区防控工作渠道,与朝阳区和顺义区防控办联系,最终在当天给他更改了中转去向,当晚改由顺义区防控专班安排接回。
    3月26日晚,在一批由小汤山医院转来进入中转大厅的旅客中,我们注意到一位衣着单薄的女孩(这两天北京刚好是大风降温天气),下身只穿了一件夏季短裤。在各省区旅客到指定休息区后,我们去找到她,了解到孩子刚十五岁,一个人入境,需要中转去重庆。我们抓紧时间联系重庆市驻京办,确认当晚没有来转运点接转旅客的安排后,联系九华山庄前台,给孩子安排入住,以免孩子在中转大厅长时间等待着凉。与我们同时当班的小汤山医院牛卫国医生,把自己随身拾的一件弹裤送给了孩子,还用一双一次性防护靴套,给孩子制作了一副临时护腿。
    一位中转去内蒙古乌兰察布盟的旅客,由于没有国内的手机卡,也没有在中转人员信息中登记其他的联系方式,只能通过微信与朋友联系。我们在主动与内蒙古驻京办转运人员联系后,我把手机借给他,让他把自己的入境情况、核酸检测、中转安排等,与自己的家人联系,消除了其焦虑情绪。
 
我是退役军人,我来!
    任何时候,军人都在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可爱最可敬的“硬核力量”。
    高峰说,他这辈子最骄傲的事情就是参军。
    在北青政的校园里,哪怕是冬天,你都能见到留着平头、穿着褪了色的军装短裤、每天在单杠上翻飞锻炼的高峰。
    在部队服役23年,他把最热血的年华奉献给了军营,“若有战,召必回,战必胜”,退伍时的铮铮誓言时刻烙刻心头。作为一名生长在新疆,长期工作、生活在新疆的退伍军人。曾经的很多年,北京对高峰来说,既陌生又遥远。因此,高峰格外珍惜这次能参加北京抗疫工作的机会。
    高峰说:“是团市委、北京青年政治学院和北京市团校培训处,给了我这个机会,能有幸在北京的防疫工作中出一份绵薄之力。”
    出征第一线,高峰最担心的还是身体不太好的妻子和远在外地的孩子。
    “把守好首都机场的大门,咱们家的小门才会更安全”,他把在网络上监督、安抚和教育儿子的重任也转交给了妻子。

 
我是教师,我奉献!
    北京青年政治学院历来以服务国家社会为己任,首都的重大事件和活动中都活跃着北青政师生的身影。高峰说:“对我来说,能有机会参与到北京的防疫工作中,也是难得的机会。对他人、对社会有所贡献,是一种幸福。”除此之外,高峰还将这份工作任务看作一次宝贵的实践机会。
    “90后00后党员以实际行动表现出坚强、勇敢和担当,如何做好青年人的思想引领工作,是我们团校教师要认真思考的重大课题。这次我要和他们并肩战斗,更好地认识他们、理解他们、成就他们!”

 

    “使命担当,你战斗在一线。不惧危险,浩气凛然。你是最美的,逆行者!寒风凛冽中,最洁白的花朵!你们辛苦了!加油我们一起唱凯歌……”向高峰,也向所有奋战在一线的“逆行者”们——党员、军人、普通人致敬!